谢殊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。

一个神奇的脑洞【当松花蛋拥有跨越小说的能力】

“My lord ”黑斗篷微微前倾说话声音恭敬且颤动。或许是顾忌着我,他们的王的心情很不好。Harry Potter再一次逃了,他本应该死在我的魔杖下的,这样一来,黑魔王的威名便无人能撼动,纯血的荣耀再无人能玷污。

“啧,又让他给跑了,这群蠢货!”愤怒地伸手扯了一个食死徒的面具,听着应声而倒的声音,心里丝毫得不到快感。看着跪了一地乌泱泱的黑斗篷,得到的只是怒火不断上升的局面。

“哦,Nagini,我的宝贝,他们都在阻挡我们追求永生的路”蹲下来,看着和自己命运相连的蛇,自言自语,却又感到异常的怒火,真是一群废物。

像是刚刚听到了我的讫语,一个黑袍子缓缓站了起来“My lord,刚刚在派去东方的人中,有一个人带来了一个消息,说古老的东方有一个人是真正的长生”。

“是谁?”听到这个消息,我急切地起身,似乎连态度都和蔼了许多。

但黑袍子还是一惊,勉强开口“裘德考说,他叫张起灵”

#藏书阁【忘羡,主攻】


墨还是那块墨,纸也不曾有分毫变化,字更是一如既往的端正整齐,可总感觉心里像装了只猫似的,精神竟然无法集中在案上,像是总有什么东西驱使他抬头看向对面那个不学无术吊儿郎当的人。

轻轻地叹口气,忽略因笔杆微微颤动而有些晕开的墨迹,重新铺上一张纸,抚平,拿起笔,沾墨,收敛心神,下笔,抬腕,顿笔,一气呵成,行云流水毫无滞涩之感。

“含光君”“忘机”“蓝忘机”“蓝湛!”对面的人一顺称呼喊下来也是毫不拖沓,并且附有各类噪音作为装饰。
停笔,虽然知道对面人的德行,却依旧忍不住抬头,深吸一口气,抬眸望向声音发源地,只见一张画着自己的纸被举了起来。嗯,忽略耳边的噪音,这丹青功底还是不错的。

最近比较满意的一张人体了(*ˉ︶ˉ*)

侠骨丹心守大唐
傲血屠戮问无常
善邪不过一念
世俗无忌唯是义气长
神佛不佑家国殇
吾辈同衣与天抗
战火焚我血肉筑墙
百年成灰又何妨
兵临城下
绝不退让

——烽火长歌